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嘎子

自娱自乐,与人同乐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草原情(1):那些人和事  

2013-08-17 13:10:52|  分类: 内蒙古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 今年是我们插队45周年,我再次回到锡林郭勒草原——它是我的第二故乡,我在那里生活过6年;它给予了我特殊的生活体验,是我常在梦中游荡的地方。早就想着再回草原看看,看看我的妹妹、弟弟;看看当年和我们一起放牧、聊天、玩耍的牧民朋友们。和插队同学——哈斯、刘元丽约好,到锡林浩特会合。带着几位没去过草原的朋友,7月7日一大早,自驾出行。
       这次我们一行10人,在队里住了两个晚上,分别住在老大呼伦巴特和老四格日勒图两家。
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在满都拉的大儿子呼伦巴特家前合影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满德拉的四儿子——格日勒图家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老四家的羊圈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我们与老四家人合影
       在队里,我们去了南山的五台山,拜访了几家牧民。最高兴的是到了吉林河边,当年这里是我们夏天的牧场,在这里我们曾经逮过小野鸭子、逮过小鸿雁,看到过白天鹅;还曾经在吉林河里游过泳。前几次回来,都没能来到这里。这次在哈都棍的引领下,我如愿以偿。
       回京后,整理回草原的照片,往事涌上心头,禁不住想把这些人和事记录下来。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1968年5月准备出发的我们和送行的同学们合影
(王贵?摄影)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在集宁转车时,与“井冈山”的朋友们合影,那时我15岁。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当年锡林河畔的美景
(据说是“黑汉”——插队同学,在盟里当记者时所拍)
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与白晓燕合影
我们是同学,又一起插队(她已去世几年了)。记得是旗里照相馆的摄影师下乡时拍的。
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与牧民解勒钦、色布格、那木拉及知青合影

       阿佳,名小当日布(队里还有一个大当日布)——我的阿爸,是队里公认的老实人。家里主事的是精明的老额吉——掌管家中的财政大权,她骑在马背 上腰板总是挺得笔直;阿佳——过门女婿,话不多,长着一副笑眼,负责生产、“外交”,喜欢喝酒,一次酒后家人找不到他了,最后在牛粪堆旁发现他正抱着狗呼呼大睡呢;阿妈——额吉的独生女儿,体弱,负责后勤,煮茶、做饭、拾牛粪、照顾孩子(一儿一女,都在公社学校上小学)等;女儿——乌云娜布其,随爸爸,总是笑眯眯的,很懂事,常帮着妈妈做家务;儿子——缅根白音,是额吉的掌上明珠,嗓音随爸爸,有点沙哑,那时才上小学一年级。那是一个和睦、富足的小家庭。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1992年与阿佳(即阿爸)合影
        这是我离开草原18年后,第一次回去,凭着对达布森陶勒盖(山的名字)的记忆,找到了我的“家”。坐在蒙古包门口的阿佳因患白内障,眼睛几乎看不见了,但当他听到我说话的声音后,立即兴奋地说:马奈乌兰托娅伊勒森(我们的乌兰托亚——这是他们给我起的蒙古族名字——回来了)!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与阿妈在蒙古包内合影( 1992年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与阿佳、阿妈祖孙三代合影(1992年 
       我和另一女生在阿佳家中住了一年,学习骑马放牧——当然,先要敢骑马,要学会戴马嚼子、备马鞍、绊马等;再学饮羊、招羊绒、剪羊毛、洗羊、挤羊奶及杀羊等。他们对我们像待自己的孩子一样,记得额吉从公社买回月饼、糖块,总是分给我们4个孩子吃。一年后,我离开了阿佳家,和另外两个女生包了一群(上千只的)羊。我还从阿佳家带走了一只刚出生的小狗,给它起名叫“尼斯格”——“飞机”的意思。尼斯格长得很漂亮:它全身的毛色是深黄色的,两只眼睛的上方各有一个小白点——被称作“嘎特勒脑亥”(四眼狗的意思);它的4只爪子是白色的,走起路来显得格外神气。

草原情(1):那些人和事 - 嘎子 - 嘎子
 阿佳和阿妈
草原情(1):那些人和事 - 嘎子 - 嘎子
乌云娜布琪与额吉
2016年回到队里,让妹妹的儿子额尔顿帮我找到了这张照片。
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1997年回去,阿佳已去世了。我和儿子与阿妈、亲家母、妹妹乌云娜布其一家和弟弟缅根白音一家合影。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我们的孩子们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儿子与弟弟的孩子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儿子与大耳朵家的狗
我和儿子下了班车,从公路上走到大耳朵家时,就是这只狗狂吠着向我们冲过来,现在它多温顺啊!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妹妹乌云娜布其挤牛奶

        满都拉,是离开多年后,我最想见的人之一。1992年第一次回去就听说他已去世了,总觉得是个遗憾。这次我如愿,翻拍了他的照片,作为永久的纪念!
       他曾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,1949年作为骑兵的一员,参加了天安门广场的开国大典。
       那时我们(我和哈斯)给他起了个“豁牙子”的绰号,因为他的门牙掉了,说话“走风漏气”(我们总是这样调侃他,他总是回以一脸的憨笑),所以印象最深的是他那沙哑的嗓音;那时只要他家吃好的,就让他的大儿子呼伦巴特招呼我们去他家吃饭,
他包的皮薄馅大且味美精致(不论是包子,还是饺子的“褶”都捏得匀称而美观)的包子、饺子,现在想起来都会把馋虫勾出来;为了队里工作的事,他皱着眉头,吧嗒吧嗒地抽着烟袋锅子,那形象记忆犹新。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任劳任怨、无私的书记满都拉夫妇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与满都拉的4个儿子合影(1998年)
从左至右:老三、本人、老大、吴卫东、老四、哈斯、侯军、老二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这次我们到队里的当天中午,就先到老三开设的接待站吃午饭。子承父业他是现任的队长。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地道的蒙餐    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第二天早上,看见老四在屋后练习射箭,准备参加旗里的那达慕大会的比赛。
草原情(1):那些人和事 - 嘎子 - 嘎子
 欣欣在琢磨老四用毡子自制的靶子
草原情(1):那些人和事 - 嘎子 - 嘎子
 老四参加东乌旗那达慕大会射箭项目获得的奖状
草原情(1):那些人和事 - 嘎子 - 嘎子
 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我们禁不住也试射一下,没想到,把吃奶的劲都用上了,才能把弓拉开一半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满都拉的孙女儿阿依萨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我们去看望生病的耶勒图(满德拉的二儿子),他现在只能坐在轮椅上了,精神状态还好。
草原情(1):那些人和事 - 嘎子 - 嘎子
 2008年8月拍摄的耶勒图,他曾经当过骑兵,非常喜欢马。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阿依萨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阿依萨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满都拉的重外孙、外孙女,小哥哥对妹妹可好了。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德高望重的老马倌仁钦巴德玛
(这次翻拍的照片)
        仁钦巴德玛给我的印象,是一个不怒自威的人。1969年的冬天,我们都搬到了南山的冬营盘,我们知青的蒙古包离他们家不远,每天都能看到仁钦巴德玛骑着马,拖着一根长长的套马杆,一溜烟的从我们门前跑过,马的后面跟着几条牧羊犬——那画面似乎永远定格在了我的记忆中。
        一天早上,仁钦巴德玛家的一条白色的狗(我印象很深)远远地经过我们的蒙古包,我们养的7条狗像箭一样蹿了出去,只听见一片狗吠声和互相撕咬的声音,其中夹杂着一种绝望的尖叫声,我们赶紧冲出蒙古包,边喝令我们的狗回来,边追赶过去,等我们跑到跟前,那白狗已经躺着一动不动了。为此,我们心里很是惴惴的,仁钦巴德玛问我们看见他家的狗了吗,我们谎称不知道,他也就没再说什么。
       到现在,我都说不清仁钦巴德玛有几个孩子(应该是6个以上吧),只是觉得他家人丁兴旺,他的老婆是因为难产而死的。
当年,他的大儿子阿莫勒门德常和我一起在山上放羊,两群羊分别在山的两边,我们在山顶聊天、玩五子棋(在地上画好棋盘,各自捡5颗小石子)、军旗(我从家带来的),傍晚还一起到井边饮马。他是摔跤高手,曾经被选拔到内蒙摔跤队,因不习惯城市生活,又回到了草原。他后来子承父业,也成了队里的马倌。
        每次回到草原,我都会登门拜访他。
        在锡林浩特就听说我的妹妹乌云娜布其和弟弟缅根白音都去世了;妹夫的弟弟陶克涛也去世了。弟媳已经又嫁了他人,妹夫大耳朵(那顺白音)与阿莫勒门德的老婆在一起过日子。到队里后,我们专程去看望阿莫勒门德的家人及大耳朵,大耳朵显得很苍老。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 阿莫勒门德的孙子可爱而时髦,他以滑轮鞋代步,为我们端茶,还自告奋勇为我们唱歌。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临走时与大耳朵及阿莫勒门德的老婆、孙子合影——祝福他们幸福、快乐!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阿莫勒门德的儿子双河一家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       看着阿莫勒门德家门前显得冷清了许多,禁不住想起每一次到他家时的情景: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阿莫勒门德全家(1992年)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阿莫勒门德夫妇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阿莫勒门德与爱子双河(1992年)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与阿莫勒门德夫妇合影(1992年)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快乐的孩子们(1992年摄)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在阿莫勒门德家前合影(1998年摄)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        这次插队30周年回来后不久,就意外地听说阿莫勒门德从马上摔下来,不治身亡。想不到一辈子和马打交道,最后却将性命断送在了他最喜欢的马身上。哀!痛!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阿莫勒门德的老婆与孙辈合影(2008年摄)
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 那顺朝格图
(这次翻拍的)
        那顺朝格图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办事很认真而勤劳的人。他家的经济状况在队里一直属于上等。当然这也得力于他的性格开朗而能干的老婆。记得我们插队时,那顺朝格图的母亲——一位心地善良的老额吉,只要见到我们知青来了,就会连声地喊着“霍勒嘿、霍勒嘿”(可怜的,现在连我先生都学会这句蒙语了),然后给我们斟上奶茶,炒米、再拿出奶皮子、奶豆腐等各种上好的奶制品招待我们。记得他家还有一条非常可爱而温和的、金黄色的板凳狗,似乎活了十几岁。
       1997年我带着儿子回来,和妹夫一家到那顺朝格图家。我们一起喝马奶子酒、兴奋地唱当年喜欢唱的歌,最后我吐得一塌糊涂,虚脱了,他的老婆掐我的人中,我才恢复正常,那次把儿子吓坏了,回来跟他爸爸说:从来没见过妈妈这样。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那顺朝格图夫妇与儿媳、孙女(1997年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我和大耳朵——我的妹夫,与那顺朝格图夫妇合影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此行我们离开哈都棍家时,远远地看到了这个物体,不知何物,便来到此处,原来是个抽水机。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  看抽水机,引来了它的主人——那顺朝格图的小儿子,邀请我们到他家里作客。

       这次,呼伦巴特的女儿为我们带路,再次来到哈都棍家,他显得有些苍老了。据说他的儿子很不争气,在外赌博,很让他操心,好在他的孙子刚刚复员回来,对他还是个莫大的安慰。
       在我印象中,当年,队里有4位“帅哥”:巴勒金尼玛、阿莫勒门德、巴特朝鲁、哈都棍,他们个头都在1.8米以上,长得也帅气。
草原情(1):那些人和事 - 嘎子 - 嘎子
巴特朝鲁
草原情(1):那些人和事 - 嘎子 - 嘎子
 中间抱着小孩的是阿莫勒门德
(没有
巴勒金尼玛和哈都棍年轻时的照片)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与哈都棍夫妇合影
草原情(1):那些人和事 - 嘎子 - 嘎子
 哈都棍有着一副美国乡村歌手般浑厚的嗓音,这是他在为我们唱歌
(2008年摄)
        在我的要求下,哈都棍骑着摩托带我们到吉林河畔。他还特意把他家的牛群、马群赶过来让我们拍照。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哈斯与哈都棍
草原情(1):归故里 - 嘎子 - 嘎子
呼伦巴特的女儿、外孙女
草原情(1):那些人和事 - 嘎子 - 嘎子
 
草原情(1):那些人和事 - 嘎子 - 嘎子
 我们要离开时,他还执意送给我们黄油和奶豆腐

草原情(1):那些人和事 - 嘎子 - 嘎子

        这次在哈都棍家翻拍了脑桑布这张照片。据说他还健在。记得他们有哥仨:老大脑古力格、老三脑都棍。记得老大的眼睛总是滴溜溜的转,令人有点恐惧的感觉;老二号称队里的诸葛亮;老三用牧民的话说:“额勒古”,也就是有点傻乎乎的。
       1969年的夏天,草原着了一次大火,我们和牧民都骑着马赶向火场去救火。记得那次脑都棍一直与我同行,才明白,他虽有时显得愣愣的,但心地很善良。
草原情(1):那些人和事 - 嘎子 - 嘎子
        这是1992年在阿莫勒门德家的一个早晨拍摄的。我很喜欢这景色——它寓意了人的一生似这变幻莫测的天象,我们只要笑对它就可以了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